云计算领域竞争加剧 赫德去世让甲骨文面临更严峻挑战科技

2019-10-20

[摘要]2009年,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还在嘲笑云计算技术,称其只是昙花一现。然而几年后,他改变了论调,并称云计算是攸关甲骨文未来的重要工具。

图:数据库巨头甲骨文公司联席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

腾讯科技讯 10月19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在联席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Mark Hurd)去世后,面对着科技行业快速变化的格局,数据库巨头甲骨文(Oracle)正面临着不确定的未来和更严峻的挑战。即使在他去世之前,甲骨文也始终处于努力追赶技术进步的困境。

在赫德的领导下,甲骨文启动了一项雄心勃勃的战略,即向商业客户销售按需计算服务,在云计算领域与亚马逊和微软等科技巨头竞争。然而,市场分析公司Gartner在7月份表示,甲骨文未能获得显著的吸引力,并将其描述为“利基玩家”。

2009年,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还在嘲笑云计算技术,称其只是昙花一现。然而几年后,他改变了论调,并称云计算是攸关甲骨文未来的重要工具。

星座研究公司(Constellation Research)创始人王磊(Ray Wang)说,甲骨文在云计算方面态度逆转的重要原因就在于赫德。赫德于2010年加入甲骨文,努力带领甲骨文向云计算方向转变,并担任该公司云计算战略的代言人,偶尔接受记者的采访,而不是埃里森或更厌恶媒体的联席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茨(Safra Catz)。

王磊承认:“赫德堪称是云计算技术的主要传道者,他让甲骨文变得更容易让人接近。赫德的去世将要求甲骨文以及作为赫德私人朋友的埃里森进行重大调整,他们是网球搭档。在赫德离开惠普后,埃里森立刻将其招入甲骨文,哪怕此前有人指控赫德与女承包商存在不当关系。”

王磊表示,赫德在甲骨文的最大职责之一是监督其销售团队,包括招聘员工和创建关于如何销售云计算产品和服务的销售训练营。在此之前,甲骨文没有这样的培训计划。

尽管如此,甲骨文从未真正从亚马逊或微软等竞争对手手中夺取更多市场份额。2018年9月,长期担任甲骨文高管的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卸任,成为谷歌云计算部门的领导者,该部门的市场份额比甲骨文更大。

正如有媒体10月份报道的那样,甲骨文现在似乎正在将其战略从销售按需计算转向销售其数据库技术和商业软件的云计算版本上。甲骨文没有与亚马逊和微软竞争,而是通过销售云计算软件而不是计算基础设施来复制商业软件竞争对手Salesforce的策略。

Forrester分析师莉兹·赫伯特(Liz Herbert)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甲骨文现在正在研究某些行业云计算解决方案。赫德表示,行业解决方案比横向解决方案代表着甲骨文更多的潜在收入。”

许多金融分析师对甲骨文采取的新战略感到满意,尽管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的一位分析师称甲骨文最新季度业绩喜忧参半。虽然甲骨文第一季度销售额为92.2亿美元,低于分析师预期,但瑞士信贷表示,其企业软件和数据库服务的云计算版本将来可能成为营收的主要来源。

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对此没有那么乐观,他们表示,甲骨文最近对销售团队的重组以及赫德9月份的休假“增加了执行风险,增加了我们对甲骨文营收增长情况的担忧,分析师普遍预期该公司营收可能在今年内继续令人失望。”

赫伯特表示,在赫德的领导下,甲骨文“现在更多地谈论如何成为能够帮助客户转变业务的合作伙伴。”她补充说:“时间会告诉我们,赫德是否会因这一重大转变而获得赞誉,但很明显,甲骨文是在他掌舵期间开始转变的。”

目前尚不清楚甲骨文是否会找人取代赫德担任联席首席执行官职务。如果是这样的话,该公司可能会在几个内部候选人中进行选择,包括负责全球销售和营销的执行副总裁戴夫·多纳泰利(Dave Donatelli)、负责欧洲、中东、非洲、亚太地区和日本的董事长洛伊克·勒·吉斯奎特(Lo?c Le Guisquet),以及首席企业架构师爱德华·斯克里文(Edward Screven)。

王磊补充说,甲骨文还可能选择前亚马逊云计算平台高管、甲骨文云计算基础设施执行副总裁唐·约翰逊(Don Johnson)或甲骨文应用部门执行副总裁史蒂夫·米兰达(Steve Miranda)接任赫德的职务。

无论是否有人担任联席首席执行官的角色,甲骨文都需要继续成长。今年6月,甲骨文表示,2019年的总销售额为395亿美元,略低于2018年的398亿美元。在快速变化的科技领域中,加上亚马逊和微软等快速增长的竞争对手的威胁,甲骨文无法坐以待毙。(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1
3